行走丨郎岱古镇:流年里的乡愁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2-09-25 10:29

图片

龙翔,笔名翔子。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,贵州省诗人协会会员,2002年人民文学创作培训学校诗歌专业班学员。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文学》《文摘报》《绿风诗刊》《乡土诗人》《诗人》《散文诗世界》等报刊,获各类征文奖及入选多种诗文集。
拨开历史的尘烟,沿着牂牁古国的要冲驿道,洗礼周至春秋的熊熊战火,揽过秦时的明月汉时的关卡,将鲜艳的彩色宫帏挽在老夜郎的残墙上,回首唐宋元明的风云变幻,经卢鹿部、罗氏鬼国及达鲁花赤,抵达明清,已越千年。

郎山在西,岱山在东,因而得名。明清时设厅,民国初改县。文风教风盛行,7进士43举人成为历代古镇人的骄傲和标榜。世称“七君子”的先贤更是佳话。

图片



16座古庙宇和保存完好的古城墙遗址上的草木年华,记载着源远流长的文明和深厚的文化底蕴,带给我们无限的遐思。

走在灰瓦白墙的长街深巷,一路的商铺店号,以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,让我们深切感受一座老城那些远去的繁华和沧桑变迁。

最有“郎岱八景”,即东山朝霞、南岳飞仙、西陵晚渡、北驿文峰、云盘古树、月朗平桥、岩疆锁钥、陇箐连云。承载了古镇及古镇人的风霜梦想和那些过往的美好时光。

图片


味道是古镇的一大特色。以酱香文化串起记忆的街巷,总有那么多的美食让你记住古镇,记住久违的乡愁。无论是春暖花开的早晨,夏日炎炎的午后,还是秋高气爽的黄昏,冬雪无声的静夜,旅途劳顿的你,哪家门前一坐,那些让你馋涎欲滴的节令美食准会让你大快朵颐,一路的疲累困乏转瞬烟消云散,家一样的感觉。

无论你是南来,还是北往,古镇永远是你灵魂栖息的家园。你走近古镇,就找到了家。


图片

古镇记忆:百年水磨房


和着老屋悠扬的古琴,漫步郎岱老东门石板街上,吱吱呀呀的水磨声从久远而厚重的时光里传来,石碾子与谷物碾磨所发出的声音,犹如原生态的天籁交响。

曾几何时,过着田园牧歌式自给自足生活的古镇人,在文峰塔初露的晨光中,或者老街横斜的月影里,男人们便肩挑背扛,妇女们应和着提筛端盆,加入繁忙而有度的生活节奏。先到后到,井然,而有序。

老磨房是古镇流光最精确的纪年表。每一户老街人,每个月都要来这里体味一两次那份抵达内心抵达记忆深处的乐音。逢年过节更是络绎不绝。

阳光或者月色,从陈旧的窗格静静洒入,弥散在忙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斑驳的衣饰上。男人上料、搅拌,妇女筛滤、挑拣,孩子们房前屋后攀爬吵闹,前呼后拥,成为古镇最甜美的童谣。

女人们的劳动是在歌唱笑骂中进行的。一阵接一阵的歌声,一阵接一阵的笑声、争论声,伴随着老水磨有节奏的“咕噜”声,是老街人最温暖的记忆。

图片


月冒东山,水磨也停止了转动,古镇上未婚的小青年来到磨房前的老芭蕉树下,静静地等待流星划过天际,描绘着幸福的图画。此时,明月、潺潺河流和磨房旁的芭蕉树构成了古镇最浪漫的爱情故事。水磨房一一见证并记载着那些美好幸福的时光。

岁月如水磨旁的河流。那些远去的画面对于今天的人们,仅仅只是一个印象。今天,郎岱古镇的老磨房早成为现代人逃离钢筋水泥丛林,感受梦中田园,栖息灵魂的好去处。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账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